南昌一摊主涂鸦草书引无数“粉丝” 多年苦练不写就难受[图]

3月6日,南昌市民万先生致电本报新闻称,在南昌火车站附近的一处铁路隧道口墙面上,有几幅涂鸦草书,颇有书法功底,但不知作者是谁?当日上午,记者寻访得知,在一旁摆摊手机贴膜的邓红昌正是作者。

谈起在隧道口墙面上见到的涂鸦草书,万先生称,自己练书法也有年头了,对江西特别是南昌书法界比较了解,但却对涂鸦草书的作者“红昌”完全不知。“那墙上的涂鸦草书绝非随意涂鸦,能看得出作者练书法有年头。”

万先生的猜测是该隧道常有流浪汉停留,“红昌”可能是流浪汉。但是,“红昌”为何在此留下涂鸦草书?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?他也琢磨不透。

“红昌”到底是谁?见隧道口旁有一个手机贴膜的地摊,记者便与其攀谈起来。“这些书法都是我写的呀。”摊主的回答令记者惊讶不已。

邓红昌说,为了维持生计,他每天一大早坐公交车到达火车站,而后在此隧道口摆摊贴膜,虽然每月仅赚二三千元,但能勉强维持生活。“在中学的时候,我就迷上了书法。”说至此,他从一旁的纸箱里拿出一本早已翻烂的由于右任编著的《标准草书》。“这是我2005年买的,教育机构企业战略算是我唯一的书法老师。”长年累月,他不论到哪,教育机构企业战略都随身带着一支几元钱买的毛笔、一瓶墨汁、一个代替砚台的小碟子、一叠旧报纸,走到哪,写到哪。接过邓红昌手中的《标准草书》,记者翻阅看到,封面封底均贴有透明胶,不论是扉页,还是内页均有他用硬笔书写的草书作品。“这本帖子太好了,把这个学好了,草书就肯定能写好。”因此,邓红昌就坚定了自己学习草书的信心。“你们看,那些地板砖上的草书也是我写的。”循声望去,隧道地板的格子恰好为他打好了写字的方格,方格内的草书灵气显现,韵味十足。

谈起自己为何会在隧道口的墙面上涂鸦,邓红昌笑笑说:“我每天不写字就难受。”正因如此,每天在此摆摊没有顾客时,他就在旧报纸上写上几笔。去年11月,他见隧道口的墙面上贴着不少小广告不雅观,就想着提笔写上自己的书法作品。

因为太爱写书法,邓红昌也有因旧报纸带的不够,写得不过瘾的时候。正因为这样,挨着他摆摊的刘师傅的烧饼摊上,就留下了他的涂鸦草书。

刘师傅说,当时,邓红昌见到烧饼摊上有一块挡板,便提笔上前留下了草书《三国演义开篇词》。用刘师傅的话说,大家都说邓红昌的书法很好,就由着他写。

“这幅草书还有一段趣事呢。”那是去年12月,几名西安游客到南昌火车站坐火车,在刘师傅的烧饼摊买烧饼,见到了邓红昌留下的涂鸦草书,便追问作者是谁。当得知是邓红昌,立即就近买来宣纸,让邓红昌书写了多幅草书作品带回去。

Related Post